• <u id="3x98l"></u>
  • <address id="3x98l"></address>

      杜陵幽思

      2022-03-15 14:34:51来源:西安日报
      来源:西安日报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雷莹 2022-03-15 14:34
      字体:

      □袁国燕

      我独自一人,行走在西安南郊的杜邑遗址公园里。

      耳边除了风,还是风。远远地,杜陵国家重点文物保护碑醒目地矗立着,像一个高大的卫士,让人沿着它身上一笔一画的汉字路径,走进历史的肺腑。

      陕西自古帝陵扎堆,“黄天厚土埋皇上”。一个个赫赫王朝,在地下偃旗息鼓,煌煌寂灭。那些威仪龙颜、盈盈香袖,化成咸阳原上一座座“金字塔”。而缔造了“孝宣中兴”丰功伟绩的汉宣帝,却离开渭北祖陵,独独安息在渭水之南的杜原。是这里的风水好,还是另有所依?我不得而知。

      林密境幽,天朗地阔。一种来自时光深处的肃穆,笼罩四野。我沿着园林主道一路向前,鸟声渐稠;拐过一道弯,覆斗形帝陵豁然耸于碧空之下,殷勤的草木织就一层层绿毯,给陵冢罩上岁月的华衣。

      迎风而上,衣角又被酸枣树的小刺勾住,心里顿时一颤:莫非汉宣帝地下有知,想对我说点什么呢。小心翼翼拨开枣刺的牵绊,站在风里四望,白路绿树,高天厚土,坦荡着王朝的胸襟。寝殿、祭祀的大殿,凡暴露在日月风华里的屋宇,都灰飞烟灭;唯有黄土护佑的陵冢,秤砣一样,定格在这苍茫的大地上。我重重地跺了跺脚,感受着大地沉闷的回应。地心深处,那个安然沉睡的皇帝可有感知?

      皇后高大的陵墓,就在宣帝陵寝东不远。这位纯粹为保后宫安宁而封的皇后,谨慎遵规且一生未育,世人少了探究的兴致。我登上一处高坡,眺望南园,寻找许皇后的陵墓。十里之外的少陵,一片苍茫。也许汉宣帝就是要拉开点距离,让彼此脉脉相望:春风十里都是你。 这个你,就是汉宣帝的第一任皇后——许平君。名字就是宿命:她本该是一个平常的善良之女,过着平常女子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。然而,命运却不让她平凡地活着。忽然一天,相濡以沫的夫君竟然登上了帝王的金銮宝座。偏偏这个民间长大的皇帝,对结发妻子心怀真意;于是,糟糠之妻许平君不但没有下堂,反而成为了大汉皇后。

      逆袭的人生,让许平君平淡如水的生活,骤然掀起滔天巨浪。贵为皇后的许平君,历史上着墨并不多。也许是她太短命,也许她本是草芥,在皇宫还很细嫩。以她温淑、善良的心性,是玩不转宫斗的。在统率六宫的阴谋和手腕面前,她只是个“小白”。未央宫的磅礴令人眩晕,人心叵测如坠深海,鱼蟹海怪群魔乱舞,时刻觊觎着这个年仅十六岁的民女。初登天子之位的刘询,自然不能全天候陪她,身处琼楼玉宇,却高处不胜寒…… 刘询也不好过。治国权力与爱的权力,都岌岌可危。霍光权倾朝野,将他扶上龙椅,只是找个傀儡而已,要把爱女加封皇后,就更有恃无恐了。在朝廷毫无人脉的刘询如果遂了霍光的意,龙椅自然可以坐稳。不曾想,这位传奇的皇帝却剑走偏锋,不愿让裙带关系捆住自己的手脚。在他心中,后冠只能戴在结发之妻许平君的头上。

      “我在微末时有一把旧剑,现在我非常怀念它,诸位爱卿谁能帮我找回来?”寻找一把遗失在民间的“宝剑”,是汉宣帝的托辞。众臣自然不傻,秒懂皇帝寻剑之意,联名奏请立许平君为皇后。这以剑喻人的诏书,是寻剑,也是亮剑。当时,汉宣帝无疑是在冒险,这是他韬光养晦期间唯一一件挑衅霍光的大事。为了爱情,他豁出去了。然而,封建王朝不能容忍一个皇帝的专情,更容不下一个平民皇后。霍光之妻暗下的毒丸,不就是皇权制积垢的毒素攒成的么?我不知道,汉宣帝困于霍光的威压之下对爱情有没有过动摇?但天下人都知道的是:皇帝没有背叛初爱。他的爱如春风,让许平君有了一个女人最绚烂的绽放。我想,最后中毒的许平君,即使在香消玉殒之时,也是幸福的。

      沧桑古朴的碑石,怀揣杜原的风云,向陵而立。我在“汉宣帝杜陵”古碑前站定,时光风蚀了这几个汉隶的肌体,雄浑朗阔的筋骨更摄心魄。我看着它们,仿佛看到了刘询的眼睛。当年,他眼睁睁看着爱妻含冤而去,贵为天子却无能为力。风凄凄吹动床幔,刘询伫立病榻前,垂头噙泪。也许,他后来锐意治国的信心和勇气,就来自那一刻。南园遗爱的汉宣帝,从此把他的爱,给了天下。不负天下不负卿。在记载帝王的浩浩史书中,汉宣帝文韬武略,功绩耀世,更有“故剑情深”的佳话。后来,连自己的皇位都交给了与结发之妻许皇后所生的骨肉刘奭。他要让自己的爱,始于她,终于她。流落民间的扶携,情窦刚开的初爱,此中才有真意。纵观中国400余位帝王,汉宣帝算得上是爱情圣徒了。对糟糠之妻不离不弃,从一而终,应该是几千年封建天空中的一轮明月。这明月,一直照耀至今。

      我再次眺望南园。隔着田野与楼宇,少陵的轮廓隐隐可见,如许平君的秀髻,静静矗立,与帝王陵寝脉脉相对。而图谋权利、踩着毒血上位的霍光之女,只在皇后的华殿里昙花一现,落了个诛灭家族的下场,皇家陵园更无她的容身之处。

      我在陵园里久久徘徊。风缱绻着夕阳,天地披金,林木料峭,时光摇曳。贫富贵贱、宠辱纷纭的过往,统统柔化在流光里。世事苍茫,唯有爱情发着光。陵墓前的林荫道上,一棵枯老的树身倒在地上,粗壮的连理枝触发了能工巧匠的才思,就势做成两把木椅,空寂相依。我不由坐了上去。鸟儿鸣啾得更欢,叽喳着前尘往事。我闭上眼睛,静静聆听。冥冥之中,我好像忽然开了窍:汉宣帝断然远离渭北五陵原祖陵,把自己安葬在少时玩耍、与许平君最初安家的地方,一定是不忍让首席皇后独守杜原啊!况且,“蛊惑之祸”被诛杀的亲人也在附近,与至亲至爱在一起,足矣。人生不只如初见。二十多年的叱咤风云后,汉宣帝身归灵处,为爱而眠。

      将近八百年后,大唐李白站在杜陵的秋风里,吟出“南登杜陵上,北望五陵间。秋水明落日,流光灭远山”的诗句。当时李白已待诏翰林,在政治生涯得意之时,却一改奔涌豪迈的诗风,在秋水落日间,对着远山伤情。诗中的南与北、明与灭,不就是追寻的惆怅、初心的慨叹么。

      我也学着李白的样子,登高望远,思接千古。 飒飒春风中,“杜鄠间”那个乐游少年,手持他的“寻剑诏书”,迎风跋涉而来;挥手间,又顺着渭水的浪花,唱着歌泛舟而去。眼前,只留巍巍帝陵。

      长按二维码,识别分享文章!
      【编辑:雷莹】

      阅读上一篇:历史的面孔

      艳妇乳肉豪妇一级毛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