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3x98l"></u>
  • <address id="3x98l"></address>

      春之恋

      2022-04-07 10:12:38来源:西安新闻网
      来源:西安新闻网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李笑尘 2022-04-07 10:12
      字体:

      □宋力行

      你频扮鬼脸,吸溜着鼻涕,说这个春天有点烦。咋不烦哩,说实话,我在春天里思维混乱了好多年。

      记得高中时住校,整个冬天里缩着脖子,哆哆嗦嗦,日日盼望春天来,春天来了就不冷了,就能脱下厚重的老棉袄,像拔节的小树般舒展身体了!眼看着柳树发芽了、李花开过了,曾经毛玻璃一样浑的湖面亮晶晶,都印上桃花的粉脸了。周末回家时,阳光像妈妈的笑脸一样暖融融的,稍一用力就出一身薄汗。我就换上那件漂亮的外套,领子上带着白纱的飘带,骑着自行车去学校时,它就在我胸前飘荡,很有些浪漫的情调呢。谁想才暖和了一两天,突然一个下午风起、一个晚上雨落,第二天落花满地,我又得在料峭春寒里瑟瑟发抖,熬过剩下的几天呢。

      就说去年春天吧,就没好好晴过几天。满校园的人,巴巴地等着中院那株最大的玉兰树开花,我还说拍几张蓝天衬白花的美图给你显摆一下。结果呢?周五花还未盛,周末寒风凄雨;周一再看,“身后落了一地的,朋友啊,那不是花瓣,是我的心。”反正据我的经验,在咱这地方,桃花就是开你脸上,你都别把棉衣收起来,乍暖还寒、阴晴不定,一热似水汗流、一冷棉袍加身;搞不好就像你,感冒发烧、鼻涕眼泪、隔离居家。只有当泡桐那一簇簇淡紫色的小喇叭花吹过了,天气才会真正变暖,从此蝶展翅、花开心,一日日枝肥叶厚、姹紫嫣红。

      你问这春天像不像家里那个不听话的少年?咋不像哩,太像了!要不怎把年轻时节叫“青春”呢!碧绿的、青涩的时节,在冷热中交替,在别扭中成长,多么纠结,多么难以捉摸啊!少女的脸,前一刻还眉开眼笑,后一刻突然落下泪来,有时候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,糊里糊涂、懵懵懂懂的。打篮球的少年唇上新长了一层绒毛,还没上场就把羽绒服脱了,里面竟然只穿了件短袖,这么大的反差,估计年龄超过十八就该少见了。心情好的时候,说话就像惠风般和畅,分分钟让你心花怒放;不高兴了,浓云罩脸、闭门锁户,搞得一家子愁眉苦脸、郁郁寡欢。更严重的,是时不时“叛逆”一下,你让我咋我偏不咋,我就要忽冷忽热,来个“倒春寒”,欺负欺负你,咋了?!烦完了你说,你还是最喜欢春天。

      当然啦,谁不喜欢春天呀!因为这就是自然规律,也正是我们喜爱春天的理由啊!春天就是在反反复复中总体向暖的。别看这几日“斜风细雨作春寒”,但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的趋势是挡不住的,隔天必然还是“千朵万朵压枝低”。你总不能因为少女的脸上长了几颗青春痘就觉得她不美丽,或者少年打了一架、流了点鼻血就觉得天塌了吧。纵然冷了热了、感冒了疫情了、居家了隔离了,可是你见过在春天冻死的秧苗、怕冷的花吗?你见过谁家的少年像牧童和他嘴边的柳笛,是一吹就响、一长就大的?你有没有本事打开院门,只放进蜂蝶而避开蚊蝇,或者与爱人紧紧相拥还能精确过滤一切病毒?没有吧,不能吧。

      所以,谁都不能要求完美、事事都合情合意,就是对春天也不能。我不知道还该说什么,反正我知道春天的可爱就在这里——一切都会慢慢变好。 春花还剩了几场醉,你想想:过几天,我们去哪里赏花比较好?

      长按二维码,识别分享文章!
      【编辑:李笑尘】

      阅读上一篇:

      艳妇乳肉豪妇一级毛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