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3x98l"></u>
  • <address id="3x98l"></address>

      奶奶

      2022-04-07 10:12:47来源:西安新闻网
      来源:西安新闻网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李笑尘 2022-04-07 10:12
      字体:

      □党力哲

      奶奶其实是我的姥姥,只是我们这里觉得亲都叫奶奶,她是我最喜欢的家人。

      小时候,我经常呆在奶奶家,那个军需被服老厂区。从我记事起,厂子的效益就已经不好了,本来庞大的厂区到处都是破败和落寞。不过,那时候的日子真是开心。早上起来陪着奶奶去打牛奶,然后去早点摊吃早点,去菜市场买菜,回来在门口玩一会儿就到了午饭时间。奶奶做的饭很好吃;吃完饭,奶奶会摇着扇子给我讲故事。我睡醒了,常陪奶奶去打牌,因此学会了一种老太太玩的花花牌。我有时也会和厂里新认识的小朋友跳皮筋、捉迷藏;或者去花园里,在两个凉亭之间跑来跑去,在黑色粗糙的铁围栏上踮着脚拉伸。池塘里金鱼形状的喷泉上,油漆斑驳到快掉落,年久失修,从来也不喷水。但是,我每天都还是会去看一眼,就是相信那个池塘里面会有金鱼重新被放进去。吃过晚饭,我搬着小板凳,吃水果看电视,奶奶不是听秦腔,就是要看公安或者破案题材的电视剧。但是,只要我想看,也会让我看看《还珠格格》和《西游记》,看完剧我们再一起去外面遛遛弯、消消食。有一段时间,我们还会去一个大礼堂练习气功,现在看起来也就是锻炼锻炼身体。但是,当时在厂里却是最火爆的活动。奶奶总是害怕我吃不饱,以至于后来妈妈会说:“都吃成什么样了?还敢让吃。”奶奶一脸不理解:“娃才吃了一碗,不够呢。”我们就坐在一起哈哈大笑。

      奶奶生病了。现在她躺在床上缩起来,变得好小,呼吸声也变得很轻,轻到我在旁边很害怕。凑到跟前,突然看到她动动胳膊,我会惊出一身汗。我摸着她的背、她的胳膊,皮肤是那么的细细软软,像被拉平了一般,没有任何张力和弹性,软到我不知道怎么扶她。

      不知道为什么,那天她就脑出血了,出血量不轻,还好在后脑,最近才从ICU转移出来。生病前一周周末,我还去陪她吃饭了,她坐在沙发旁边的椅子上,拉着我的胳膊反复摸着:“木犊娃,额的木犊娃。”奶奶的手粗粗的,拉着我却轻轻的。我的胳膊肉肉的,她最喜欢了,说是像她小时候家旁边池塘里的莲藕。可是,现在她没有力气了,再也不能拉着我的胳膊了。妈妈问她“认识这是谁不”“早上来的哪个人”……奶奶说完,妈妈就跟我解释,上午有个阿姨来看奶奶了,她认不出来又不愿意说不认识,就说了最近见过的人。我凑到她耳边,问“你还认识××(我的小名)不”“不认识。”她摆了摆手,或许是觉得身上哪儿不舒服,就用手挠挠这儿、挠挠那儿,调整舒服了,就安安静静地睡觉了。上次在普通病房,她还知道我去看她了。但是回家了,奶奶却第一次不认识我了。不知道要怎么做,只能用扇子给她扇扇风,让她更凉快点。

      奶奶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,家里有油坊,光是做工的就有很多。作为很长时间里家中唯一的孩子,她备受宠爱。后来,她爷爷给她选了一个帅气的后生嫁了人,那就是我爷爷。爷爷家里贫寒,却非常有能力,一心为公,一个人在外地工作多年。从小娇生惯养的奶奶,带大了四个孩子,培养他们在不同的领域成才。可惜,爷爷却因为身体原因,很早就过世了,奶奶一个人过了这20多年。我每次回家,都有吃不完的好吃的。我很多衣服、被子、椅子、凳子垫,微波炉、米饭锅的罩子,都是奶奶做的。我小时候调皮,称奶奶“巧嫂”。近些年她实在看不清,才不做了。这个勤劳了一辈子的人,近几年总是抱怨自己没用了。她不能接受自己做不了活儿、给别人添麻烦,却一点没觉得自己早该享享清福、被人照顾了。

      我喜欢奶奶,喜欢那些过去的日子,那些夏夜的风、草丛边的蚊子、路边昏暗的灯光,还有小吃摊升起的雾气……都在我心中无比美丽。妈妈说,奶奶恢复得一天比一天好,但是在我没看到的那些日子里她受了多少苦。如果,能让她不受这些罪,我宁愿放弃很多曾珍视的东西;如果,能让时间停在我陪她吃饭的那天,我会放下手机,让她一直抓着我的肉胳膊,再给我讲一遍那些听过很多次的故事。

      奶奶一定会一天比一天好。我会陪着你,就像小时候你陪我一样。

      长按二维码,识别分享文章!
      【编辑:李笑尘】

      阅读上一篇:春之恋

      艳妇乳肉豪妇一级毛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