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3x98l"></u>
  • <address id="3x98l"></address>

      我与城墙

      2022-06-09 09:50:03来源:西安新闻网
      来源:西安新闻网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师雅欣 2022-06-09 09:50
      字体:

      □祁河

      童年和少年,我一直住在西安南城墙根下的建国路东十一道巷,出了和平门或建国门,就能瞧见护城河了。

      和平门里叫和平路,门外叫雁塔路,与火车站、大差市、大雁塔、含元殿在一条中轴线上,被认为是长安城的一条龙脉。建国门最早叫“小差市防空便门”,位于南城墙永宁门以东,与小差市、尚勤路相连,后小差市南路更名建国路,到1984年砌成三拱城门洞,就是现在的模样。这里是陕西省委的老驻地,我上省委幼儿园时,对城墙城河几乎无印象,但学会了“城门城门几丈高,八尺八丈高。骑马带刀,让我小孩儿过一过”的儿歌。以后去西七路西安小学读书(原延安保育院),站在操场能看到北城墙,感到它很高很高的,天上有许多老鸹飞着呱呱地叫。

      第一次爬上城墙、看到城河,是在建国路小学上五年级。结识了老马、老狗等住顺城巷的新同学,抬腿就能沿城墙豁口或城墙上的砖棱棱爬上城墙。那时西安城墙千疮百孔,已被拆得七零八落,许多地段的城砖被拆下来砌防空洞,甚至有人挖土用来和煤球。雍村大院的娃们家,也将整块的城砖搬回来掏刻成“石锁”练“块头”,将那些半截的掏空装上火药,做成“打鬼子”的地雷。

      最有趣的是夏天,三五成群的小伙伴溜到城河边,脱个赤条条跳入水中,蛙泳、仰泳、狗刨、踩水两岸游几个来回。到了春秋不冷不热,便带着大头针制作的鱼钩,以缝纫机线拴上的竹扫帚把儿,穿了蚯蚓去钓两三寸的小鱼。或是找纱布、塑料窗纱,绑十字木棍做成渔网,投入蚯蚓或馍疙瘩及砖块瓦渣沉入水中,等个三五分钟拉起来,七八条活蹦乱跳的“白条”手到擒来,拿回家喂鸡喂鸭。

      上中学时,学校组织参加碑林区“深挖洞”会战,在城墙下挖防空洞。自建校防空洞以来,让学生砍环城林带里的柏树,用来烧箍地道用的红砖。秋季学校进行捕捞,给城河里洒“鱼藤精”,不一会儿一二尺长的花鲢、鲤鱼还有野生的鲶鱼就翻了上来,大张着口浮上水面。我当时是校游泳队队员,负责与其他队员跳进城河抓鱼,岸边水中一片欢腾。每抓一条,扔到岸上由同学拾到大筐里,从中午一直捞到下午。当时,全校师生两千多人每人都分到了一两条,我分到一条二斤多重的白鲢。可惜那时候父母带弟弟妹妹被下放至汉中,我不会做鱼,不知要将鱼鳃去掉,做出来的鱼味道腥得难以下咽。

      中学毕业,工作分到大南门外的锦华木器厂,天天要沿城墙根的下马陵、书院门或城河边环城南路骑车上下班。十年后西安开始大规模修复古城墙,其间写了应景文章的本人,表演过诗朗诵。再十年城墙修复主体工程,包括河、林、路、景的综合整治提升基本完成,然我得以完成在古城墙上的首次穿越,大约13.74公里,我走了有三个多小时。后来,曾有过将我安排至城墙管委会工作的动议,令我兴奋了三天,却鬼使神差到了报社,于是每早会到环城公园练太极。亦常与城墙景区搞些活动,包括请全国媒体大咖来“看西安”,搞了三四次入城式,皆感壮观震撼。

      如今退休赋闲,居至北郊,往返四方城多乘地铁,见到多座站名以西安城城门命名,却无暇驻足观赏。有个愿望,选个日子徒步沿城河即环城公园走上一遭,再亲近亲近西安城墙。

      长按二维码,识别分享文章!
      【编辑:师雅欣】

      阅读上一篇:青坪记

      艳妇乳肉豪妇一级毛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