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3x98l"></u>
  • <address id="3x98l"></address>

      洋芋的吃法

      2022-06-13 16:51:37来源:西安新闻网
      来源:西安新闻网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李孟谦 2022-06-13 16:51
      字体:

      □王 璐

      在陕南商洛一带,洋芋烹调方法大致可分为蒸、煮、炸、炒、熬等多种,各具特色。

      据我所知,直接用洋芋做出的美食,名气最大的还属陕北的“洋芋叉叉”。几年前去延安,专门品尝过,做法看似简单,味道却名不虚传。当然,各地大小饭馆都少不了的“酸辣土豆丝”,老少皆喜;其实就是将切得粗细均匀的洋芋丝,在水里洗去表层淀粉后,辅以青椒及佐料下锅翻炒,口感独特,回味悠长。这道菜,不仅考验刀功,还得把握住火候与佐料的配比。

      小时生活苦焦,我们常把洋芋埋进火红的柴灰内,或扔进冬日燃烧着的小火炉,待烧得透熟,外表焦黄或发黑,而内瓤甜面,吃起来格外解馋。还有一种吃法,就是把熬煮熟的洋芋捣成糊状,再拌上盐和蒜泥,即便没有油,也非常爽口。还常被当成主粮,咥一碗炒洋芋疙瘩,就顶一晌午。有的婴儿生下来缺少母乳,大人们就把洋芋煮熟,做成细粥喂食,一样使其长大成人。

      当然,如果深加工,就把洋芋磨成淀粉,我们当地人用它摊煎饼、漏粉条,吃起来细腻又劲道,无不是绝佳的美味。在丹凤北山峦庄、庾家河等地,洋芋粉饼炒腊肉,就是逢年过节、红白喜事招待客人必不可少的一道特色菜,食之难忘,唇齿留香。

      老家化庙那条不大的山沟,沟壑纵横,半沙半土,耐旱抗涝,尤其适生洋芋。同样的种子,种在这里不仅高产,且形状、色泽与口感总比沟外的要好。因此,凡能耕种的地方,过去都被开挖利用了。除少部分地种玉米、小麦及豆类之外,都种上了洋芋。那些年里,父辈们还年年从榆林甚至更远的内蒙古拉回大量洋芋种子,以确保洋芋种植的产量和质量。夏季收获季节,沟内家家挖洋芋,屋里屋外堆得像小山一样。淅川、郑州等地以河南人为首的四方客商,纷纷扛着麻袋上门抢购,大车小车地拉走。就连剩下的小洋芋,都被沟外的人买去做了种子。

      我就是从操着浓重乡音的河南人口中,知道洋芋还有“土豆”这一称谓的,此前从来不曾听说过。直到现在,平日里称它“土豆”的周围人并不多——老叫法习惯了,总也不愿改口,就像母亲一生都喊孩子的乳名。尽管在我看来,还是叫“土豆”顺耳,更贴切些。把果实悄然埋藏于土壤中,朴实低调,为什么要加一个“洋”字在名字里?

      记得小时候,大人们常说,他们一连几年都去河南,车拉甚至多日肩挑背驮,把那里的干红薯片设法弄回来,果腹度日。而有意思的是,若干年后,河南人又一车车把我们所种的洋芋拉运回去。这正应了那句俗语——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后来听说,这是因河南人口众多,当地洋芋产量难以满足消费需求;此外,大概还有一个原因,便是那里土热,很难种出秦岭脚下洋芋的品质。

      如今,时代发展,生活巨变。不管是老家那条山沟,还是周围乡间,都很少有人再种洋芋。其实日常生活里,洋芋依然是不可或缺的东西。比如我,无论冬夏,每隔几日就会炒一盘洋芋丝或洋芋片,就馒头、稀饭;或卷入煎饼,蘸上辣椒油和蒜汁,百吃不厌。不过,往日那种说不清的味道,已永远烙印在我的记忆里。就像《芋老人传》里古时那位书生。

      长按二维码,识别分享文章!
      【编辑:李孟谦】

      阅读上一篇:花开淡然

      艳妇乳肉豪妇一级毛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