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3x98l"></u>
  • <address id="3x98l"></address>

      特殊的晚会

      2022-06-23 17:43:06来源:西安新闻网
      来源:西安新闻网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李孟谦 2022-06-23 17:43
      字体:

      □龚宝年

      知了 IC photo 供图

      七月流火。趁天边那大火球还没落山之际,一行人来到皇甫川库峪河岸,寻一地势平坦且草木葳蕤处,铺下野餐布,围坐在一起,准备欣赏一场别开生面的晚会。

      对面是高高的八里塬。燃烧的晚霞,让广袤的黄土塬以及塬上那座真武庙变得熠熠生辉。一只苍鹰在高空中盘旋,俯瞰着这膴膴川原。这不就是《滕王阁序》中的“落霞与孤鹜齐飞”么?库峪河水,从终南山一路向北“哗哗”地流淌着,如烟似雨的垂柳,不离不弃地跟随着它。河有多长,沿岸的绿色就有多远。

      有人坐着,双手向后支撑,仰望终南山。有人双手托着下巴趴在布上,两腿交叠在一起随意摇晃。孩子们在草地上你追我赶,互相打闹嬉戏。我们身后是一片小树林,空气清新,深吸一口气,隐隐带着青草的味道。晚会尚未开始,就有一些小昆虫们迫不及待地想来预热表演了。

      瞧!一只蝉用它那钻头般坚硬的喙,在被太阳晒得汁液饱满的树皮上钻着,钻着……把嘴里的吸管从钻孔里插进“酒窖”后便一动不动,沉浸在汁液和歌声的美妙中。不好!甜美的汁液竟也引来了苍蝇、胡蜂、泥蜂、蛛蜂、金匠花金龟和蚂蚁。它们贪婪地围在蝉的吸管周围。在这些强盗中,可恶的蚂蚁率先冲锋陷阵,它们扯蝉翼,咬蝉爪,挠蝉的触角。蝉在这帮强盗的骚扰下终于失去了耐心,“吱”的一声飞走了。临飞走时,还不忘给强盗们撒上一泡尿。

      “嗨!这蝉儿一天到晚叫得欢,也就嘴上的功夫。连蚂蚁都敢欺负它,看我的。”说这话的是一种体型矫健、上衣雅致、体色淡绿、薄翼修长的昆虫——螳螂。别看它没有剪刀般凶残的大颚,还小嘴尖尖,好像生就是来啄食的。可千万别小瞧了它!它的头可以转动,左右旋转,俯仰自如,它可以观察打量,似乎还有表情。就在这时,一只傻乎乎的胡蜂不服气地靠近螳螂,想要挑衅一下。只见螳螂痉挛似地一颤,突然摆出一种吓人的姿态。它一动不动,目光死死地盯住了胡蜂。对方移动,它的脑袋也跟着稍稍移动。然后,趁其注意力稍有分散,它将两只大弯钩猛压下来一抓,双锯合拢,不幸的胡蜂便无还手之力。天下武功,为快不破。看来实力决定一切呀!

      晚会终于在啄木鸟“哒哒哒”的鼓点声中拉开了序幕,池塘里的青蛙拿着话筒大声喊着:“呱呱呱!”好像在说“注意啦! 注意啦! 晚会正式开始啦!”

      一群彩蝶载歌载舞。观众的情绪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。几只蚂蚱手舞足蹈合着节拍:“喳喳喳!”还有几只调皮的蛐蛐吹起了胡哨:“公式公式公式!公式公式公式!”紧接着黄鹂鸟带来一首独唱,歌声荡漾,让人心旷神怡,要不是一群白嘴鸦扑啦啦飞回来过夜,我们真愿意一直听下去。躲在树林深处的布谷鸟,也传来了美妙的和声:“咕咕!咕咕咕!”天欲雨,鸠逐妇,天既雨,鸠呼妇。鸠之呼妇,缠绵悱恻。

      这时,衣着华丽的鹦鹉走了上来,它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,讲起了《鹦鹉救火》的故事:“……后数日,山中大火,鹦鹉遥见,便入水濡羽,飞而洒之……”这可是它引以为傲、每次晚会都要拿来说道的保留节目。森林防火很重要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瞧!两只红脚隼从我们头顶飞过,伴着尖锐的叫声,好像是在给鹦鹉叫好。一只睡得迷迷瞪瞪的画眉鸟开始叫了起来,为它伴唱的是林间的山鸡和苇莺,它们的声音是那么的缥缈,甚至让人无法分辨出声音的方向。

     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!不知不觉间,太阳已经落下了山。月亮晚妆才罢,盈盈地走上了柳梢头。没多久,树林、草地、河流、原野,都沉浸在皎洁的月色之中。忽然,一阵掌声响起,原来是当晚的实力派歌手夜莺登场了。它轻启莺喙,婉转啼鸣,仿佛一个暮春的早晨,菲菲的毛雨默然洒在脸上,引起的那种润泽、轻松的感觉。她的歌声竟然让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……我觉得此时用任何语言也不能传神描写它的歌声了,还是把它交给诗人去赞美吧!

      一阵风儿吹来,先是树梢轻轻碰撞产生的“哗哗”声,紧接着便是雷鸣般的掌声。所有的演员和观众都沸腾了:“夜莺,天籁!天籁,夜莺!”当记者猫头鹰采访夜莺时,她深情地说:“这儿山清水秀,值得我们为它而歌!”

      星月皎洁,明河在天,河水潺湲,柳摆媚腰,小桥流水人家。这儿是够美的……

      长按二维码,识别分享文章!
      【编辑:李孟谦】

      阅读上一篇:树的影子

      艳妇乳肉豪妇一级毛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