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u id="3x98l"></u>
  • <address id="3x98l"></address>

      沉默的男人

      2022-06-23 17:44:18来源:西安新闻网
      来源:西安新闻网 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李孟谦 2022-06-23 17:44
      字体:

      □崔立

      那一次饭局,几个人兴致高昂、不断地说,说得神采飞扬,说得眉飞色舞。一侧边上的男人,脸上有点僵化地看着他们讲话,也不插话,很平和的眼神。

     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。我似乎心里头想到了什么。刚好在卫生间碰到,出去时我递给他一支烟。他犹豫了下,还是接过了。那是没有旁人的角落,我吐了口烟圈,说:“你是来找赵光的?”我说的赵光,是今天吃饭的召集人。男人愣了下,很快点点头说:“是的。”我说:“找赵光有事?”男人又点点头,我微笑。赵光在一个要害部门做二把手,求他办事的人真不少,他也是有求必应的。所以,赵光的朋友多,召集起的饭局也多。跟我猜想的一样,在我们吃得差不多的时候,男人从位子上起身,走了出去。再回来时,男人还走近赵光身边,朝他轻轻耳语了几句,赵光点点头、脸上没多少表情。他们说什么我不知道,但我猜,男人已经买好单了。

      赵光是我的同学。他的饭局,叫了我好几次,我都没去。那一次,我是有点抹不开面子,就去了。我后来在一所学校碰到了那个男人。男人身上夹着一叠书,似心思重重地走过去。男人显然是没有注意到我,但我肯定是认出他了。而且,我能确认一定是他。男人抬起头,看到了我。我说:“还记得我吗?”男人摇摇头说:“不记得了,你是?”我说:“你再想想。”边说,我边做了个递烟的手势。男人很快笑了,说:“原来是你呀。”

      刚好男人有时间,我们在过道这边聊了几句。男人居然是这所学校的老师。既然他是老师,怎么也需要赵光帮忙呢?男人显然看出了我的疑虑,说:“不是我,我也是……”男人没有说下去。我听明白了,笑笑说:“理解。”男人问我来学校什么事,我说来看看儿子,儿子刚好读这个学校。话题又延展得远了些,不是男人教的那个年级,不会有什么接触。不过,男人还是说:“学校里有什么需要,你也可以找我。”临离开,我们互换了电话号码。

      隔几天,赵光又叫我吃晚饭。我不想去。我说没时间,就不去了。赵光说:“你不就上班下班打个工,忙个啥呀?比我还忙。”我说:“你就不兴我忙呀。”虽说赵光是局长,我是普通人,但因为同学的关系在那里,我们扯几句也是常事。挂了电话,我想起了那个男人,今晚不会又是他买单吧?男人到底是有什么要求赵光呢。

      时间一天天过去,我后来又去了几次学校,没碰上男人,想给男人打电话,又忍住了。赵光还给我打电话,叫我吃晚饭,我都推掉了。赵光忍不住又说我:“你说你都瞎忙个啥。”我说他:“你三天两头吃吃吃,你说有什么好吃的呢?”赵光说:“你管我呢,我就喜欢吃饭喝酒这种氛围,你不懂的!”

      那天晚上,赵光又给我打了电话,说:“你一定要来,你今天要是不来,我们兄弟也不要做了……”赵光似乎喝了点酒,已经有了醉意。我当时还在小区外散步,朦朦胧胧的灯光下,影影绰绰地走过一个个的人,都看不真切。“这会儿的赵光表现太不正常了,肯定遇上什么事儿了。”我出小区拦了辆出租车,匆匆往赵光说的地方赶。

      在一家饭店的包间,我找到了赵光,还有那个男人也在,就他们两个人。“这是出什么问题了吗?”我心头满是疑云,又不知道该怎么问。早已喝得面红耳赤、醉醺醺的赵光看见我,顿时兴奋起来,说:“老同学,你终于来了。你说我赵光这个人怎么样?你凭良心说,义气不义气?上路不上路?”我说:“义气!上路!说的就是你赵光。”

      我想要拿掉赵光手上的酒杯,他却一下识破了,把酒杯拿开了。赵光又说:“那你说我那么义气上路的,为什么今天除了你一个朋友都不来了?为什么我做了二把手那么久,都送走了三个一把手了,这次怎么轮也该是我了,可为什么还不是我呢……”

      赵光对着我说了好多,又对着那个男人说:“对吧?姐夫。”

      长按二维码,识别分享文章!
      【编辑:李孟谦】

      阅读上一篇:特殊的晚会

      艳妇乳肉豪妇一级毛片